平顶山市中院再判荒唐葫芦案

作者:admin
字体:
发布时间:2016-11-17 22:25:39

   人民法制报据河南都市网消息:河南省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出糊涂判决,如同当年该院判决的“360万天价过路费当事人被判无期”一样荒唐。

    我叫王立中,联系电话:13703754399 身份证号码:410421194005054058,家住河南省宝丰县前营乡张其营村,是一位退休老教师,一生老实本分,与人无争,但今天我不能再沉默,我要发声,我要呐喊,虽然我的血泪控诉不一定能唤起那些头戴国徽却枉法裁决的法官们,但我会把真相还原,还我儿子一个公道,我需要公证善良的舆论支持,让哪些玩弄权法的官老爷们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让他们祖祖辈辈受人唾骂,永远备受良心的谴责!也期盼让悬挂国徽的正义的天平不再倾斜!

    我儿子是王君昌,他是河南省宝丰县海宝集团董事长,宝丰县人大代表,平顶山市工商联副主席,在宝丰县是家喻户晓的企业家。他的海宝集团下辖十余家公司,资产达数亿,就业人员达千人,2012年,他和他的海宝集团,响应县政府号召,招商承建了宝丰县产业集聚区公租房项目,他为县政府分忧,却被控告诈骗,2015年1月被平顶山市纪委相关人员带走协助调查宝丰县委书记刘某涉嫌违规违纪一事,7月,被转交到当地公安机关刑拘并逮捕,2016年9月,被平顶山市中级法院以合同诈骗、骗取贷款、重婚罪判处无期徒刑。

    奇葩的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年8月24日,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王君昌一案。在当天庭审现场,我们亲属及公司10余人参加了旁听,据悉原定于上午10时的庭审,一直到下午3点才开审,6个涉案人员全部到庭。庭审进行到夜里21时左右,法庭空调关闭,现场法官李占永不耐其烦,一直呵斥当事人,并限定律师辩护“最后10分钟”,公诉人几乎未做任何辩驳,一切给人走过场的感觉。代理律师做了无罪辩护,王君昌当庭表示不认罪。9月13日,平顶山市中院一审判决以神奇的速度,不顾事实,断章取义,仅凭个别人的证言,胡乱罗列罪名,判处王君昌无期徒刑,昭显了该院的神奇判决能力,如同当年该院判决的“360万天价过路费当事人被判无期”一样荒唐。9月23日,王君昌已上诉,但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这回确如蜗牛一样,在近50天的时间里,竟把卷宗递不到省高院,理由是没规定时间,卷宗多。2个月就出判决,2个月案卷就送不到郑州,天杀的中院让家属只能泪奔。

    被“找”出来的三宗罪。王君昌被市纪委双规的理由是协助调查宝丰县委书记刘某涉嫌违规违纪一事。据坊间反映,办案人员一直怀疑王君昌和刘某有利益输出,被这一逻辑思维左右,王在里面受到了特殊“礼遇”,受到非人虐待,但一直未交代实质问题。在平顶山市纪委领导陈敬如的直接“关注”下,大批和王君昌关联的人员被传讯,一切问题都被“找”了出来。2015年7月,王君昌在被双规6个月后,被扣上诈骗罪、骗取贷款罪、重婚罪移交宝丰县公安局处理。在之后的一年多时间里,市纪委陈敬如对此事表达出异乎寻常的“热情”,案卷到哪,指示到哪。并指示纪委某领导直接召开市、县公安、检察机关协调会,定调会,据说,县、市检察机关曾此事请示过省高检,市检察机关就合同诈骗罪认为证据不足,发回补充侦查,市纪委不同意,市纪委某领导敲桌子提醒大家要有政治敏感性,并威胁说:你们公诉了,市法院敢不判。据此推断,王君昌被判无期,是早就定好的,法院的所谓判决只是一个手续而已。王君昌是“惹毛”了陈敬如,他的罪名是被整出来的,很多人为一个企业家鸣不平,认为人为因素挺大的。如今,陈敬如大肆违反党纪国法搞腐败被广大群众到处举报,已经被免,但此事件的影响远未消除。

    王君昌是地方政府领导斗争的牺牲品。王君昌本人在辩护状中用较大篇幅叙述了如何建设海宝和公租房的过程。2010年,时任前营乡党委书记的刘某找到王君昌,希望能响应县政府号召,招商引资到宝丰县产业集聚区落户,后王君昌见到了时任县长刘某,刘某也极力支持,并承诺给予5000万元资金支持,在海宝公司建设期间,县政府以支持乡镇企业的名义借给前营乡政府4300万元,后由乡财政转至海宝公司。据了解,为完成集聚区开发,县政府借给很多企业资金,海宝并不是先例,也不是最多,其中一个恒基的公司就借走了上亿元。别人借了钱就没事,但王君昌就有事了。个中原因坊间议论颇多,宝丰县党政主要领导不和众所周知,王君昌与刘某走的近,刘某倒了,王君昌接下来自然没有好果子吃了。王君昌被移交宝丰县公安局后,按常理县政府应积极协调,从经济大局稳定出发,促经济发展,促公租房尽快完工。但事实相反,县政府主要领导亲自召开案情分析会,推进会,研究如何才能定罪。海宝公司被查封,王君昌资产被冻结。一个好端端的企业瞬间灰飞烟灭。县产业集聚区管委会一边控告王君昌诈骗,一边强势接收公租房工程,王君昌拒绝签字后,又通过“民事”以“超期”为由起诉至法院,要求解除合同。前前后后,县政府和县产业集聚区管委会的做法前后矛盾,也不合常规。

合同诈骗疑点颇多

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豫04刑初46号刑事判决书称:

    2012 年1月16日,海宝实业有限公司( 后更名为海宝集团有限公司)通过招商与宝丰县产业集聚区管委会签订公租房建设协议承建公租房项目。自2012 年公租房项目开始建设至2014 年年底,宝丰县产业集聚区管委会先后拨付财政资金2.18 亿元至海宝集团有限公司。在资金拨付过程中,被告人王君昌指使被告人王某出具虚假“形象进度投资计划确认书”,骗取财政拨付资金。在使用上述资金过程中,被告人王君昌又与河南鑫聚工程建设有限公司签订虚假的“材料、代付、代购协议”,以代购材料的名义将1.18 亿元财政拨付资金“回流”到海宝集团有限公司及其下属的宝丰县恒昌实业有限公司和宝丰县盛瑞物资贸易有限公司。回流资金中,经查证诈骗数额为10289. 89万元,诈骗的资金没有用于公租房项目建设,而是用于海宝集团及其下属公司缴纳电费、发放工资、偿还贷款、购买生产材料,设备配件、购买车辆及偿还王君昌个人借款等用途,其中960 万元用于王君昌在鲁山县购买房产。

疑点一、宝丰县产业集聚区管委会拨付的2.18

    判决书第7页,罗列了很多证人证言,仅刘某(原县委书记)证言证明公租房产权是政府的,不存在“回购”一说。但在王君昌辩护书中,律师用大量的事实和当事人证言,证明该项资金是回购款。列式如下:

    宝丰县产业集聚区公共租赁住房建设协议书第六条约定:该项目建成后,如果甲方回购,则应以政府评审后的价格,在确保乙方利益不受损害的情况下,向乙方支付项目价款,甲方拥有该项目的所有权。如果甲方不能支付项目款,则乙方享有对公共租赁住房设计规划内的乙方投资部分的商业及配套服务设施的房屋所有权。

    2012年11月10日,政府与海宝集团又签订了宝丰县产业集聚区公共租赁住房回购协议书,补充协议第二条约定,为确保公共租赁房建设项目顺利进展,甲方在工程建设中对公共租赁房指定回购。回购数量由甲乙双方商定,回购价格按财政投资评审价格执行,回购面积根据甲方回购资金到位情况确定。

    侦查第30卷第151-154页书面证据:2013年8月8日下午,中共宝丰县委、宝丰县人民政府联席办公会议对有关事项进行专题研究,参加人员有县委书记和县长,以及21个局委参会,会议纪要(四)记载:会议听取了县产业集聚区关于公租房回购有关事宜的汇报,会议原则同意《关于海宝集团签订公租房回购协议的报告》。

    另外,宝丰县政府机关的工作人员证明政府支付款项就是公租房建设回购款,证明判决书引用证人证言不存在回购是错误的事实认定。

证人蒋某作为原宝丰县产业集聚区管委会主任,证明政府支付的统贷统还资金就是回购款和政府公租房建设补助金。

    补查第一卷第98页, 2016年3月9日制作的证人某的笔录:管委会拨付给海宝集团的财政资金都是作为优惠政策补助、补贴资金拨付的,这些资金是中央、省财政保障性住房专项资金和统贷统还资金两部分,这些资金将来都要算作政府对公租房的回购资金的。

    补查第二卷第114-119页, 2016年6月1日制作的证人某的笔录:现在政府拨付给海宝集团的资金是公租房的专项建设资金,应算作政府将来回购公租房的预付资金。最后要按照审计决算的资金进行多退少补。

    证人李某作为原宝丰县副县长、兼任当时宝丰产业集聚区管委会书记,证明当时政府资金紧张没有能力建设,蒋某代表管委会与海宝集团签订公租房建设协议,由海宝集团自筹资金承建公租房项目,公租房建成后,如果政府回购,海宝集团应当同意。

    证人郭某时任宝丰县财政局基本建设股副股长,宝丰产业集聚区公租房项目的资金拨付手续经办人,证明拨付资金就是回购款。

补查第二卷第110-113页, 2016年6月1日制作的证人郭某的笔录:我们财政局拨款时,县产业集聚区管委会主任蒋某一直说拨付的这些公租房补助资金及专项贷款是作为后期政府回购公租房的资金。

    综上,海宝集团与宝丰县产业集聚区管委会签订的两个公租房回购协议确定宝丰县政府支付资金性质,即这是支付公租房建设中央补助金或公租房建设回购款而不是公租房建设资金拨付款。判决书认定的王君昌骗取政府拨付资金是对事实认定错误,宝丰县委、县政府联席会议确定宝丰县政府支付给海宝集团的资金为回购款,不是政府拨付资金。

疑点二、“形象进度投资计划确认书”是为谁出的

    在判决书中称,被告人王君昌指使被告人王某出具虚假“形象进度投资计划确认书”,骗取财政拨付资金。

    2011年7月31,我省负责统贷统还的河南省豫资城乡建设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豫资公司)批准以豫资发【2102】45号文件批复河南省2012年第一批公租房、廉租房统贷统还项目,同意了宝丰县人民政府在宝丰产业集聚区公租房项目的建设融资计划。

    根据侦查第18卷第159-166页河南省保障性住房统贷统还资金管理暂行办法第9条规定贷款资金支付三大项条件,县市财政局申请资金支付前,除向结算银行提供住房保障部门及财政部门对保障房建设单位的资金使用申请外,还需要提供以下内容:1、四项审批手续(规划、土地、环评、可研);2、项目资本金到位的合法证明;3、资金使用的相关证明,即保障房建设单位(开发商)申请支付款项的相关合同复印件,监理签字的支付证书。这个监理签字的支付证书就是形象进度投资计划确认书,是县、市财政请求结算银行提供贷款结算资金的一个重要书面凭证。

    而且,形象进度投资计划确认书上有监理公司、宝丰县产业集聚区管委会、宝丰县房产局、宝丰县财政局的签字和印章,根本就没有海宝公司和王君昌的印章和签字,法院却说是王君昌指示做的形象进度投资计划确认书,他真有那个权力吗?他能调动“有关部门”吗?明摆着的指鹿为马的陷害,颇让人费解。

疑点三、宝丰县政府评估的公租房价值是否合法

    宝丰县政府“委托”县物价局和一个没有资质的咨询公司评估10幢楼的价值是1.04295918亿元,这样的评估是无效的。宝丰县物价局没有资质进行评估,这样做出的单方估价,海宝集团和施工方都表示不能接受。在工程未完工决算时,进行这样的估算也有违常理,明显有找事之嫌。

疑点四、10289. 89

    判决书认定的回流资金10289.89万元的去向清晰可见,不是用于判决书所列的事项。

    其一,海宝置业有限公司直接支付公租房建筑营业税款914.418万元,由海宝集团出资,以鑫聚公司名义缴纳的公租房建筑营业税2540.1万,两项共计3454.581万元。

在2012年年底,宝丰县政府未能完成当年税收任务,要求海宝集团,把宝丰县工业集聚区公租房一期、二期的建筑营业税全部向宝丰县税务局缴纳,到目前为止,公租房二期工程还未开工,但是,海宝集团已经按照政府的需求,将集聚区公租房建设二期工程的建筑营业税全部缴纳。

    其二,根据一审海宝集团提交的证据,2014年1月6日,海宝集团控制的宝丰县恒昌实业有限公司退还给宝丰县财政作为公租房项目的配套资金,分十笔向宝丰县国库支付中心付款3000万元,这3000万元借款宝丰县政府至今没有归还,这3000万元借款使用的仍然是统贷统还资金和中央补助金支付的回购款。

    其三,海宝集团在公租房项目建设中前期垫资3681.6427万元。

    其四,兴华建筑工程公司与海宝集团解除合同后,海宝集团接受了兴华公司因公租房建设外欠的所有债务,共支付债款2786.2855万元。其中,工程建筑者梅某1812.2314.5万元,叶某506.4941万元,耿某467.56万元。

    上述款项共计11948.4551万元。

    因此,豫刑初字第46号刑事判决书判定的王君昌合同诈骗数额10289.89万元,用于公司缴纳电费、发放工资、偿还贷款、没有任何事实依据。这些款项是聚鑫公司应当支付给海宝集团的资金,签订虚假的“材料代购、代付协议”是双方内部业务,也是为了便于走账。

权威专家论证意见:王君昌无罪

    多位法学教授亦认为该案存诸多疑点:证据不足、罪名难以成立。2016 年5月10日,中国政法大学樊教授、北京师范大学赵教授、北京大学陈教授、中国人民大学黄教授、检察理论研究所单教授五位法学权威人士共同为王君昌案召开专家论证会,专家在《王君昌骗取贷款、合同诈骗案专家论证法律意见书》中认为王君昌不够成合同诈骗罪、骗取贷款罪。分析人士指出,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既然能枉法将王君昌判刑,肯定做了充分的自我保护。据悉,这起案件的最终结论是经审判委员会讨论的。在审判委员会确实存在争议,但最后还是被判全部罪名成立。

骗取贷款罪成立,以后还有企业敢贷款吗?

    判决书认定的骗取贷款是海宝集团下属公司的还旧借新贷款,海宝集团下属公司贷款使用了部分虚假材料。但是上述贷款的担保和实物抵押是真实的。4000万元的贷款作为民事案件已经由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宝丰县人民法院调解结案,部分款项已经履行完毕,剩余款项宝丰县人民法院已经下达执行通知,正在执行过程中。且海宝集团已经与债权人达成执行和解。

    据业内人透漏,企业贷款都是按银行规则提供的报表、资料, “不真实”是通病,若以此为据,判企业主有罪,以后还有企业敢贷款吗?

重婚罪成立,是法官对法律学习不够的明显违法判决

    我国有事实上的重婚和法律上的重婚, 1994年基于婚姻登记管理办法对事实上重婚的司法解释在2013年以前有效适用,事实上的重婚在2013年以前可以定罪量刑,2013年以后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已经废除原有定罪量刑的司法解释,事实上的重婚已不存在。

    通过以上事实的陈述,大家都应该对案件有了一个全面的认识,这个案件从始至终都是平顶山市陈敬如从中作梗制造出来的情况,根本就是不应该发生的事情。近日,中央深改组第二十七次会议,审议通过了一项史无前例的意见——《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确定了当前民营企业家最关心的三个重大事项:(一)以发展眼光为企业家“原罪”问题定调!(二)将保护企业家产权的法律提上日程!(三)政府招商不得以换届为由违约毁约!

    这一顶层设计方案的出台,无疑对发展非公有制经济和保护民营企业家合法利益送上了“定心丸”和“定盘星”。而综观本案就是完全与党中央的决策背道而驰,拿民企在发展中存在的“原罪”问题开刀,置企业的死活不顾,置上千人的工人吃饭问题不顾,以权当法肆意践踏法律的尊严,玩权大于法的恶法,玩弄普通老百姓,给和谐社会添堵造乱。

    如今,陈某大肆违反党纪国法搞腐败被广大群众到处举报,已经灰溜溜的丢掉了乌纱帽,本案也该有个新的说法了。目前,此案已上诉至省高院,希望能有一个公平合理的结果。

有关陈某的被举报链接:

http://www.55770.org/nzhji/wujl/20160905/45134.html

平顶山市纪委书记进私人会所遭同事举报被免!

http://www.chinakm.cn/html/cj1/2016/0923/4046.html

来源链接:http://cnxsdw.top/a/shehui/guona/2016/1115/1744.html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法制新闻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社会与法 | 社会万象 | 奇闻轶事 | 娱乐热点 | 明星八卦 | 综艺新闻 | 影视快讯 | 楼市资讯 | 地产要闻 | 地方特色 | 美食营养 | 美食助兴
车界动态 | 新车上市 | 购车指南 | 体坛要闻 | 篮球风云 | 国际足球 | 中国足球 | 理财生活 | 创富故事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记者查询 - 联系我们
法制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37449号-11
本报24小时爆料电话:010-57125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