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辅导老师“杖杀”学生案开庭 家属索赔89万余元

作者:风中的自由
字体:
发布时间:2016-10-30 11:25:22

 

  何召友收到的该案开庭传票

  今年5月28日上午9点左右,山东省日照市五莲县高泽镇西楼村四名小孩突然遭到辅导老师李叶兰用擀面杖击打,受伤的孩子随后被送往医院救治,一人抢救无效死亡。时隔5个月后,昨天上午,该案在山东日照中院开庭审理。死者父亲提交刑事附带民事起诉状,请求法院判令李叶兰夫妇赔偿死亡赔偿金、精神抚慰金等89万余元。

  凶手被鉴定为抑郁症

  2016年5月28日上午,五莲县高泽镇西楼村8名正在接受辅导的孩子,突然遭到李叶兰关门杖击。受伤的孩子随后被送往医院救治,其中何召友12岁的儿子被擀面杖打中了头部,在送往医院后抢救无效死亡。

  何召友说,当天十几个孩子和往常一样在李叶兰家中辅导作业时,李叶兰突然锁上门,用擀面杖朝十几个孩子打过去。之后,有几个孩子打开门跑了出去,但还有四五个孩子没跑出来,被打伤。当时他在外地工作,28日中午接到家人说孩子出事的电话后,急忙往家赶,下午到达五莲县医院时,孩子已经不行了。

  何召友称,他们家和李叶兰家相隔很近,两家中间仅隔两户。他儿子今年12岁,上小学六年级,孩子从三年级便送去李叶兰家中辅导,平常放学后或者周六日就会去李叶兰家中,让她帮忙辅导孩子作业,一个月100多元。

  案发后第二天,五莲县人民政府发布对该事件的通报。通报称,李叶兰在其家中将委托其照看学习的本村4名孩子用擀面杖打伤。受伤孩子迅速被送往医院救治,其中1人经抢救无效死亡。通报还称,李叶兰曾任村小学代课教师,2002年11月被清退,据其家人及村民反映其有精神病史。

  后五莲县公安局聘请有关人员对李叶兰进行了刑事责任能力鉴定,鉴定意见通知书显示,鉴定意见为“李叶兰经诊断为复发性抑郁症,案发时伴有精神病症状,评定为限定刑事责任能力”。

  庭上称不想杀害人

  昨天,该案在山东日照中院开庭审理。检方指控,被告人李叶兰曾在五莲县高泽镇西楼小学做过代课教师,后被辞退在家。2016年5月28日周六上午,被告人李叶兰在家中为被害人何甲(男,11岁)、何乙(女,12岁)、刘某(女,12岁)等8名儿童做课后辅导。10时30分左右,被告人李叶兰持擀面杖朝被害人何甲、何乙、刘某三人追打,致被害人何甲颅脑严重损伤经抢救无效死亡,被害人何乙构成轻伤,被害人刘某构成轻微伤。经北京市法大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鉴定,被告人李叶兰为复发性抑郁症,案发时伴有精神病性症状,评定为限定刑事责任能力。

  昨天的庭审从上午9点30分开始,持续近3个小时。庭审中,针对指控的事实,检方当庭讯问了被告人李叶兰,并向法庭出示了擀面杖等物证、抓获经过等书证,以及现场勘验、检查笔录、鉴定意见等证据。

  据了解,在法庭上,李叶兰对起诉书指控的事实没有异议,但辩称自己主观上不想杀害被害人,她当庭表示非常后悔,愿意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死者家属索赔89万余元

  何召友夫妇向法院提交了刑事附带民事起诉状,二人请求追究李叶兰的故意杀人罪的刑事责任,从重处罚,并将李叶兰丈夫何乃胜列为共同被告,索赔死亡赔偿金、精神抚慰金、丧葬费共计89万余元。“今天开庭的时候是案发五个月以来第一次看到她,在这个过程中,从来没有人给我们这些受害者家属道过歉,他们家属也没有道歉的态度。”

  何召友说,他今年40岁了,之前一直在外工作,事发时妻子二胎怀孕三个月左右,现在孩子还没有出生,“估计下个月出生。”自从事情发生之后,他跟妻子受到了非常大的打击,辛辛苦苦把孩子养大,一下子出了这种事,真的接受不了,到现在想起来仍然特别难受,“妻子经常哭,我们一辈子都会恨李叶兰,这个恨是去不了了。”

  对话

  死者父亲:我们那么好的孩子说没就没了

  北青报:庭审的时候您去了吗?庭审持续了多长时间?

  何召友(死者父亲):去了,之前就通知过我,上午开庭的时候我就过去了。从上午9点30分开始,大概12点多结束,有近3个小时吧。

  北青报:开庭大概是什么内容?

  何召友:主要是对这个案子的基本事实做了一些审理,还有就是查看了一些医疗材料。

  北青报:什么类型的医疗材料?

  何召友:就是之前做过的鉴定,证明李叶兰有抑郁症,属限制行为能力。

  北青报:那您跟家人对案件是什么意见?

  何召友:我们已经向法院提交了刑事附带民事起诉状,请求追究李叶兰的故意杀人罪的刑事责任,并且从重处罚,他的家人也要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

  北青报:您提出的民事赔偿数额是多少?

  何召友:刚开始是85万多,但现在死亡丧葬金的标准提高了,现在变成了89万多。

  北青报:从案发到现在,对方有没有跟您道过歉或者获得您的谅解?

  何召友:从来没有,到现在已经过去五个月了,今天是案发后我第一次见到她,她家人从来没有跟我们道过歉,也从来没有提出过要对我们进行赔偿,他们一直觉得自己没有责任,这种态度,我还有其他受伤孩子的家属都不能接受。

  北青报:从案发到现在,您和家人是怎么度过这段日子的?这几个月都在做什么?

  何召友:事发之前我在外地工作,当时我老婆二胎怀孕已经三个月左右了,但没想到就出了这个事,我们那么好的孩子,辛辛苦苦养大,才上六年级,结果说没就没了,这种难受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

  北青报:您妻子现在状态怎样?

  何召友:我跟我老婆都特别伤心,只要想起来我们的孩子没有了,我们俩就哭,隔三岔五地哭,虽然需要挣钱养家,但老婆这个状态我也没法工作了,这段时间一直在家里照顾她,本来下个月我们的第二个孩子差不多就出生了,结果现在成了这样。

  北青报:孩子之前曾经跟你们说起过李叶兰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吗?

  何召友:没有,之前一切都正常,有个辅导班,我们送孩子去她家中已经很长时间了,一直未发现李叶兰有任何异常。

  北青报:现在对她有什么想说的?

  何召友:没什么想说的,我们家一辈子都会恨李叶兰,其他受伤孩子的家长也说过这样的话,这个恨一辈子都消不掉。记者 李铁柱 实习记者 于萌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法制新闻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社会与法 | 社会万象 | 奇闻轶事 | 娱乐热点 | 明星八卦 | 综艺新闻 | 影视快讯 | 楼市资讯 | 地产要闻 | 地方特色 | 美食营养 | 美食助兴
车界动态 | 新车上市 | 购车指南 | 体坛要闻 | 篮球风云 | 国际足球 | 中国足球 | 理财生活 | 创富故事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记者查询 - 联系我们
法制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37449号-11
本报24小时爆料电话:010-57125575